TXT小說網

第五百九十九章:你就值兩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好!”

    何初九微微的點頭。

    而唐蒿此時忽然的想起了一點兒事情來,問道:“老板你身上帶錢了沒有?”

    何初九斜眼看著唐蒿,說道:“你看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帶錢在身上的嗎?

    而且,我出去干什么也從來不帶錢的,自然的會有助理幫我給錢的。”

    唐蒿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低聲的說道:“我身上也沒帶錢啊!剛才和江老鬼開了一大堆的空頭支票,等會兒江老鬼出來要錢該怎么辦啊?”

    何初九的眼睛之中,眼珠微微的轉著,從來都沒有去想過錢這個問題。

    因為他從來都是不缺錢用的。

    “等治完了再說吧!”

    何初九說道:“能不能救活還不知道,指不定的救死了之后,我們還能要一筆撫恤費呢。”

    “啊?”

    唐蒿不由的一愣,“那到底是救活好,還是救死好啊?”

    “死活都好。”

    ……當天黑的時候,江神醫抹了抹自己額頭之上的汗水,忙活了快一天了,他發現自己進入到一種極度的認真的狀態之下的時候,甚至連自己的毒癮都給忘記掉了。

    等到做完了手術之后,才想起直接的毒癮似乎有點兒犯了,推開了門走了出去,看見唐蒿和何初九兩人還在外等著。

    “搞定了。”

    江神醫說道:“這可是浪費了我不少的精力啊!血庫之中的血漿都用完了。”

    “我們來算個賬吧!”

    江神醫說道,伸手在抽屜里面拿出一根針管來,撩起了手臂上的衣服,他的血管上面都已經滿布陣眼了,只不過他自己就是醫生,他知道輕重。

    “等等。”

    唐蒿看了一眼何初九,然后說道:“我們先看看人,你說救活了,我們那兒知道?”

    “不相信我的手藝?”

    江神醫看了一眼兩人,帶著兩人走了進去,說道:“看看吧!”

    寧止戈躺在床上,雙目緊閉著,從胸口到肚子之上,有著一條歪歪扭扭縫合的線條,身上其他的傷口也被縫合了,就像是一個被撕碎了,然后又重新拼湊起來的布娃娃一樣的。

    “咳咳。”

    何初九微微的咳嗽了一下,說道:“這不是還在昏迷之中的嗎?”

    “你先讓人醒過來再說。”

    江神醫摸了摸的嘴角,眼中帶著懷疑的看著兩人,說道:“你們這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做生意,我們不是也得驗貨嗎?

    我們得看看貨到底怎么樣了,我們才能好付錢不是的嗎?”

    何初九摸了摸鼻子說道。

    江神醫此時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說道:“呵呵,我看你們倆王八蛋就是沒有錢想要白嫖是嗎?”

    江神醫放下了手里的針筒,臉色瞬間的就變得難看了起來,說道:“我的醫療費呢?

    算五萬,然后我給他換了一些小東西算五萬,你們看看這地上的鮮血,你們就知道我到底用了多少血漿。

    這么多血,我就算你五萬了。

    一共二十萬。”

    唐蒿的喉嚨在微微的蠕動著,說道:“江神醫,這個賬不對吧!我這個人雖然沒有怎么讀過書,但是三五也應該是十五萬啊。”

    江神醫的眼睛之中充滿了一股戲謔的感覺,說道:“我說是二十萬,那就是二十萬!怎么了?

    不服是嗎?”

    “我明給你們說,要是拿不出錢來,你們今天是走出渣子巷的。”

    江神醫伸手拉了拉墻壁之上的一條繩子,然后搓了搓自己的手說道:“讓我看看你們身上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你那顆心不值錢,找不到可以匹配的人就壞掉了,腎值五千。”

    “什么!”

    唐蒿叫了起來說道:“我這顆腎在值五千?

    我以前問過價的,起碼是十萬。”

    “我說一萬那就是一萬!”

    江神醫伸手指著唐蒿。

    “你們這全身上下,就算是把血給放光,加起了也就兩萬塊。

    兩人才四萬,加上床上這個也就六萬塊。

    完全的填補不會我的損失來啊。”

    江神醫在打著小算盤說道。

    “我去你妹。”

    唐蒿罵道:“我這渾身上下的器官加起來起碼百萬!”

    “我說是兩萬就是兩萬!到了我的地盤之上了,還能容得了你在這里叫嚷?”

    江神醫說。

    唐蒿和何初九兩人微微的交換了一下眼神,現在他們兩人只能先控制住江神醫,讓他們脫身再說。

    而狡猾得像是人精一樣的江神醫,早就已經想到了兩人要干什么,身體往后微微的退了兩步說道:“老子看你們倆現在心里肯定沒有憋著什么好事兒。”

    唐蒿緩緩的拿出了打褲腰之上憋著的短噴。

    江神醫后退,推開了身后的門,他剛才拉繩的時候就是在搖人了,此時房間的外面,數十把槍已經對準了唐蒿兩人,唐蒿手里短噴也悄悄塞會了自己的褲腰之中。

    “你們也不大聽一下這里是什么地方。”

    江神醫嘴角翹了起來,臉上露出了兇惡的表情來,說道:“一分錢不帶敢走進這里,你們只能有一張皮能夠出去。”

    “我身上沒有一分錢不帶。”

    唐蒿說著掏出了一把零錢來。

    江神醫看著那零錢,臉上的表情猛然的凝固了起來,說道:“你們再耍我?”

    “弄死他們!別把腎這些給我打壞了。”

    “等等!”

    何初九叫道:“能不能打一個欠條,來日十倍償還。”

    江神醫扭了扭咔咔作響的脖子,說道:“你說呢!!”

    “不能。”

    何初九吞回了話。

    “動手!”

    “再等等!”

    唐蒿叫道。

    “還有什么事兒啊!”

    江神醫已經等不及了。

    “你把他弄醒。”

    唐蒿指著寧止戈說道:“在他的身上肯定是有錢的。”

    “胡說,他的衣服都被我給清理一遍了,除了一個U盤啥也沒有。”

    江神醫說道。

    “他肯定不能把現金帶在身上啊!”

    唐蒿說道:“他真的非常有錢的,二十萬對于他來說就是一個小意思。”

    、“真的,不信的話您試試啊!沒有的話,你也不虧啊!弄死我們就行了。”

    唐蒿一臉誠懇的說,小眼神在微微的閃爍著,讓人有種不想拒絕的感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