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三五一章 掌控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夜深人靜,孤燈閃爍,齊寧起身過去給老尚書倒了一杯水,雙手放在老尚書面前,老尚書微微頷首,才道:“陸曉朝的父親跟隨金刀老侯爺征戰過,在戰場上受過傷,后來老侯爺安排他在兵部,官位最高時也只是兵部的一個主簿,此人性情耿直,為人清廉,所以家境不是很好。他過世之后,陸家一度舉債為生,是盧霄知道情況后,出手幫了一把,算是幫陸家渡過了難關,但交集也僅止于此,此后陸曉朝進入虎神營,也就沒有與盧霄甚至是澹臺家有關任何往來,不過因為根源在此,所以真要說起陸曉朝在朝中的人脈,也只能是金刀澹臺那一系。”

    齊寧道:“如果陸曉朝真是盧霄的人,他接掌了虎神營,受益的自然是金刀一系,可是.....如果陸曉朝并不認同自己是盧霄的人,那么這次受益的當然不是兵部和澹臺家。”身體微微前傾,神情肅然:“陸曉朝究竟是誰的人,就至關重要。”

    “陸曉朝是兵部所舉薦。”老尚書道:“僅憑這一點,陸曉朝或許就對盧霄心存感激。”

    “但如果這個位置在盧霄舉薦之前,就已經確定要落在陸曉朝的手中,陸曉朝又怎會感激盧霄?”齊寧雙眸宛若星辰,光芒閃爍:“如果有些人刺殺薛翎風本就是為陸曉朝鋪路,而陸曉朝也知道真相,那么陸曉朝豈會在乎盧霄的舉薦之恩?”

    老尚書臉色微變,蒼老的手竟然開始顫抖起來。

    他伸手扶住桌上的茶杯,勉強穩住顫抖的手,沉吟片刻,才緩緩道:“你的意思是說,有人設計好了陸曉朝接替薛翎風,但卻利用了盧霄,讓滿朝文武以為陸曉朝是因為兵部的舉薦才坐上那把椅子?”

    “虎神營三大副統領,最有可能成為統領的就是陸曉朝。”齊寧道:“再加上盧霄自認為陸曉朝就是他的人,以兵部的名義舉薦陸曉朝自然是理所當然,而某些人就等著盧霄的舉薦折子,只要盧霄舉薦的人合他們的心意,便順手推舟同意,如此一來,既然陸曉朝掌控了虎神營,擁有控制京城的能力,同時還不露行跡,不讓任何人起疑心。”

    老尚書皺眉道:“你口中所說的某些人,又是什么人?”

    齊寧想了許久,才道:“黑鱗營被調開,直接編入了黑刀營,由瞿彥之掌控,黑鱗營的幾位部將,全都被調往東海,可是......!”他眸中劃過厲色:“老尚書或許并不知道,被調往東海赴任的趙無傷共計五人,在去往東海的途中遭遇襲擊,五人全都被害。”

    老尚書身體一震,失聲道:“竟.....竟有此事?朝中并無風聞。”

    “千真萬確,但這件事情并沒有聲張。”齊寧平靜道:“也便是說,有人不但將黑鱗營編入黑刀營,而且直接斬盡殺絕,徹底毀了黑鱗營。”沉默了片刻,才道:“實際上是有人要對錦衣齊家斬盡殺絕,可這一切絕非皇上的意思。”

    老尚書嘆道:“皇上當初重建黑鱗營,目的本就是為了制衡黑刀營,老夫也覺得皇上沒有必要毀掉黑鱗營。”頓了頓,才繼續道:“曲小蒼被賜封為神侯,可是當日西門神侯卻并沒有出現,此事十分蹊蹺,按理來說,既然西門神侯要卸任,也該上朝親手將神候令交給曲小蒼,當年西門神侯接任神侯之時,就是前任神侯當朝在百官面前將神候令交給了他。此外.....宮內應該發生了一些事情,范德海突然消失不見,突然出現一名叫做貴和的太監,老夫此前并沒有聽說過此人,但內宮數千內監,老夫不認識他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皇上對范德海一直十分信任,為何會在突然間撤換了范德海,讓一名此前不為人知的貴和擔任執禮太監?”

    齊寧嘆道:“宮中發生最大的事情不是這個。蕭璋在皇陵叛亂,早已經有定論,但如今卻被洗清了罪名,反倒成了大楚的忠臣,老尚書不覺得這才是最古怪的事情?”

    “不單是你,朝中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老尚書道:“可是淮南王世子蕭紹宗拿出了當年先帝留給蕭璋的密旨,而且在御內檔有存檔,確認無誤,蕭紹宗有鐵證在手,誰也說不出不對來。”

    “御內檔有存檔,也并不代表那道密旨就是真的。”齊寧道:“如果是蕭紹宗事先派人將存檔放入御內檔,自然可以找出來。”

    “御內檔是宮內禁地,守衛森嚴。”老尚書道:“沒有人敢擅闖御內檔,沒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只要靠近御內檔,就是死罪,守衛御內檔的內衛可以先斬后奏。”

    “既然羽林營能得到密旨誅殺晚輩,要弄出一道進入御內檔的旨意并不困難。”齊寧正色道:“老尚書,之前我一直無法確定京中到底發生什么,更不知道宮內發生了什么,可是現如今我已經有七成把握可以斷定,皇上......已經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老尚書皺眉道:“你是說皇上被人所挾持?”

    “否則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根本無法解釋。”齊寧道:“老尚書是三朝老臣,見多識廣,總不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你說皇上被人挾持,那又是誰人挾持了皇上?”

    “蕭紹宗!”

    老尚書眼角跳動,但卻并沒有變色,只是道:“蕭紹宗一直都被軟禁在王府,而皇上在宮中,兩人此前見面都不可能,蕭紹宗又如何能夠挾持皇上?”

    “老尚書錯了。”齊寧嘆道:“實際上蕭紹宗一直有機會進入宮內,而且還是得到了皇上的準許,只不過.....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不等袁老尚書說話,便接著道:“司馬嵐在秋狩之時被誅,計劃周密,這一切背后的策劃人,其實就是蕭紹宗。”

    老尚書身體一震,齊寧繼續道:“司馬嵐那時候權傾朝野,勢力太大,皇上知道要對付這樣的人,絕不可有絲毫疏忽,而且那時候皇上身邊可用之人并不多,所以秘密召蕭紹宗入宮商議對策。”

    “司馬嵐那時候的眼線遍布宮內宮外,蕭紹宗入宮,司馬嵐為何沒有絲毫察覺?”老尚書兀自有些不敢置信:“若是司馬嵐知曉蕭紹宗入宮,必會心生警惕,只怕蕭紹宗也活不到現在。”

    齊寧沉默了一下,才道:“有一條入宮的密道,知道的人不多,但蕭紹宗恰好是知曉這條密道的人之一。”

    老尚書更是駭然道:“有入宮的密道?”嘴唇動了動,似乎是想多問一句,但終是沒有問出來,神情變得凝重起來:“照你這樣說,蕭紹宗利用那條密道入宮,在宮中控制了皇上,所以才有這些蹊蹺的事情發生。”

    “雖然我不能拿出確鑿的證據,但真相應該就是如此了。”

    “不久前皇上上朝,當時他氣色似乎不是很好,而且.....說話的嗓音也與從前有些不同。”老尚書道:“當時大家都以為皇上是因為龍體不適,所以說話時聲音有些變化.....!”

    “如果我沒有猜錯,上朝的根本不是皇上。”齊寧嘆道:“蕭紹宗既然控制了皇上,就絕不敢讓皇上在群臣面前露面。你們見到很可能是替身。”

    “替身?”老尚書瞇起眼睛:“蕭紹宗以替身代替皇上,爾后操控朝政?”

    “蕭紹宗是個極謹慎的人,而且心機極深。”齊寧道:“此人多年來一直示弱,讓人忽略他的存在,但他此番所為,絕非一時興起,必然是計劃良久,每一步在事先都經過了周密的部署。”凝視著老尚書的眼睛道:“也許早在許多年前,這一切就開始布局,他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靜觀其變,暗中謀劃,等到時機成熟,便即迅速出手。代替皇上的替身,當然是早就準備好了,蕭紹宗能夠接近皇上身邊,對皇上的言行舉止深有了解,對替身按照皇上的舉止進行訓練,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目的。”輕嘆道:“以蕭紹宗的實力,要找尋一名樣貌身形酷似皇上的替身,并非難事。”

    老尚書靠在椅子上,沉默不語,良久之后,才道:“如果照你所言,蕭紹宗已經控制了皇宮?”

    “現在已經遠遠不止控制皇宮。”齊寧道:“薛翎風被害,陸曉朝掌握了虎神營,如果這一切都是蕭紹宗所安排,那么整個京城如今也都在蕭紹宗的控制之下。”

    老尚書駭然道:“陸曉朝是蕭紹宗的人?”

    “也許不是這樣糟糕的局面。”齊寧道:“可是如果被我言中,陸曉朝確實是蕭紹宗安插在虎神營的棋子,那么一切都已經在蕭紹宗的掌控之中,我大楚帝國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陸曉朝是蕭紹宗的人.....!”老尚書喃喃重復了一遍,忽然間感覺到后背一陣發涼。

    若一切真如齊寧所言,蕭紹宗控制了皇宮,甚至利用兵部舉薦讓陸曉朝順利掌控虎神營,那么這位身材宛若侏儒般的淮南王世子心機之深沉、手段之陰險當真是令人心生悚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