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五百二十三章 洞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洞房花燭夜被稱為人生四大喜之一,不過那卻是別人的洞房花燭夜。

    別人的洞房花燭被翻紅浪,唐寧洞房花燭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

    想到這并不是第一次大婚之夜一個人睡,他也就釋然了。

    唐妖精嘴上不斷的提醒他,他們只是假成親,行動上卻還是很殷勤,經過唐寧提醒后,又跑去干貨店,將紅棗桂圓這些東西統統買了回來。

    唐寧的手上又多了一堆東西,瞥了瞥她,問道:“不是說假成親嗎,差不多得了,還買這些東西做什么?”

    唐妖精理直氣壯道:“既然做戲,就要做全套,不然別人懷疑怎么辦?”

    唐寧看著她,不確定道:“全套?”

    “洞房除外!”唐夭夭知道他在想什么,瞪了他一眼,說道:“洞房那天晚上,你睡地上!”

    唐妖精又跑去某個店鋪搜刮,唐寧走進去,找了個空位置坐下,心中想著有沒有漏掉誰的請帖,現在補上還來得及。

    在京師的這兩年,他雖然結下了不少仇人,但同樣也結交了一些朋友。

    蕭玨夫婦要請,陸騰也要算上一個,凌大將軍是唐夭夭的舅舅,凌家自然也要來人,而且人數還不少。

    方家人自然也要請,方新月和小小情同姐妹,方鴻和他也算是有些交情。

    除此之外,安陽郡主也得請一請,再加上之前行走六部時的一些同僚,左驍衛中的同僚,雜七雜八算下來,人數也不少了。

    算好的吉日是正月二十七,唐財主雖然對這樁婚事不情不愿,但還是提前幾天就籌備好了一切。

    方哲和方鴻半個時辰前就到了,早些時候,宮里的方淑妃也派一個小宮女來送上了禮物。

    唐寧本來沒有打算請武烈侯,畢竟他剛剛失去了兒子,不宜參加這樣的場合,但武烈侯卻不請自來,而且送上了禮物。

    他走進門,對唐寧拱了拱手,說道:“唐將軍,恭喜恭喜。”

    唐寧有些意外,隨后便有些尷尬,抬手道:“侯爺……”

    武烈侯揮了揮手,說道:“什么都別說了,唐將軍大喜,我要是裝作不知,便也太不像話了……”

    唐寧笑了笑,說道:“侯爺請。”

    武烈侯并不是唯一不請自來的,懷王居然也派人送來了禮物,雖然他的人沒有來,禮物也并不厚重,但唐寧與他素無交情,他的這份禮,還是讓他稍顯意外。

    懷王府的禮物剛剛拿進去,魏間的老臉就出現在了唐寧的眼中。

    皇帝派人送禮,他娶小如和小意的時候都沒有這么大的排場,唐財主對此還算滿意,晚上面對唐寧的時候,總算沒有板著臉。

    今夜的氣氛不錯,大都是自己人,就是凌云和凌風兩兄弟合起來灌了唐寧不少酒,如果不是蕭玨幫他攔了些,今晚怕是就要喝到桌子下面去了。

    凌風的一百圈暫時給他記下,唐寧被蕭玨攙扶到婚房門口的時候,秀兒便匆匆的跑過來扶著他。

    蕭玨打了個酒嗝,說道:“他交給你了。”

    蕭玨離開之后,唐寧便直起了身子,臉上的表情恢復清明。

    秀兒看著他,詫異道:“姑爺,你……”

    “我沒事。”唐寧笑了笑,他不常喝酒不代表他不能喝,別的什么時候喝醉可以,今天晚上絕對不能醉。

    要是趁著酒醉對唐夭夭做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設想。

    當然,這里的不堪設想,指的是在他喝醉以后對唐夭夭動手動腳,酒后亂性什么的,明天會不會就傳出來唐家三夫人洞房之夜謀殺親夫的小道消息。

    他看著秀兒,問道:“她在里面?”

    秀兒點了點頭,說道:“在呢。”

    唐寧推門進去,秀兒從外面將房門關上,坐在床邊的唐夭夭身體微不可查的顫了顫。

    唐寧抬起頭,看著身著紅色嫁衣,頭上蓋著紅蓋頭,雙腿并攏,雙手疊放,安靜坐在床邊的唐夭夭,覺得這個世界真的是瘋了。

    唐妖精居然也有這么安靜這么乖巧的時候,這個場面在他的夢里都沒有出現過。

    他心中這樣想著的時候,房門忽然被人推開。

    數道人影從外面一涌而入,凌風劉俊等人沖進來,嚷嚷道:“新娘子呢,我們要看新娘子……”

    鬧洞房是古來的習俗,“嫁取之夕,男女無別”,說的就是大喜之夜,大家可以不需要過分拘束,男女也可以拋開禮節,為新婚夫婦助興。

    “怎么還不揭蓋頭!”

    “我們要看你們喝合巹酒!”

    “唐大人還愣著干什么,快去揭蓋頭啊!”

    ……

    眾人沖上前,七嘴八舌的嚷嚷著,唐寧還沒有開口,唐夭夭就一把扯過臉上的紅蓋頭,走上前,猛地拍了拍桌子,說道:“鬧什么鬧,大晚上,都不回去睡覺啊!”

    咔嚓!

    那桌子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四分五裂。

    凌風的腦袋縮了回去,兩個呼吸的功夫,房間之內就又剩下唐寧和唐夭夭兩個人了。

    唐寧回過頭,看著重新蓋上蓋頭,坐在床邊,雙手疊放,做淑女狀的唐夭夭,又看了看已經英勇就義的桌子,抿了抿嘴唇,最終只是輕輕搖頭,轉身關上門。

    走回來的時候,唐夭夭小聲問道:“現在該做什么了?”

    唐寧走到床邊,唐夭夭身體向側方躲了躲,問道:“你要做什么?”

    “揭蓋頭。”

    唐寧手中拿著喜秤,緩緩地挑開唐夭夭頭上的蓋頭,這個動作謂之“稱心如意”,雖然她剛才已經自己揭開過了,不知道第二次還能不能如意……

    唐夭夭低著頭,疊放著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又絞在了一起。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小聲問道:“然,然后呢?”

    “喝合巹酒。”

    床頭有一個小桌子,上面放著兩杯酒,唐寧看著她,問道:“反正這里也沒有其他人,要不這一步就算了吧……”

    “不能算。”唐夭夭端起一杯酒,說道:“既然是演戲,就演的像一點,一步都不能省……”

    她說完又補充了一句:“除了洞房!”

    既然她要喝,那便喝吧,唐寧端起酒杯,繞過她的手臂,做出這個動作時,兩個人的身體難以避免的貼的很近,她看到唐妖精的臉紅撲撲的,像是抹了胭脂,眼睛微微閉著,睫毛卻顫抖的厲害。

    喝完了酒,她放下杯子,問道:“接下來呢?”

    唐寧想了想,說道:“接下來的就省了吧……”

    唐夭夭雙手叉腰,說道:“我說不省就不省!”

    “好吧。”唐寧點了點頭,開始脫衣服。

    唐夭夭雙手護胸,大驚道:“你干什么?”

    唐寧道:“喝完合巹酒,接下來就是洞房啊,是你說不要省的。”

    唐夭夭將衣服扔給他,說道:“你睡地上,晚上要是敢爬上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