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四百一十章 還施彼身【第二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李天瀾看著前方,面色微疑,顯然并沒有發現什么。

    唐寧知道有人躲在那里,并不是他比李天瀾更厲害,感覺更敏銳,是因為從剛才某一瞬開始,他袖中的癲蠱就開始躁動不安,冰蠶蠱也開始頻頻異動。

    能讓蠱蟲出現這種異動,隱藏在暗中之人的身份已經很清楚了。

    那個方向并沒有傳來什么動靜,唐寧目光望過去,問道:“二王子都死了,你還想做什么?”

    他話音落下許久,才從十幾丈遠的樹后走出一人。

    那是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影,看身材應是女子,那人將斗笠摘下,看著唐寧,問道:“你怎么發現我的,又怎么知道是我?”

    斗篷之下是一張唐寧并不熟悉的臉,中年女子面色蠟黃,甚至有些發暗,臉上似乎涂抹了什么東西,雖然并不是二王子身邊那中年女子的面容,但她剛才已經間接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看起來如此,應該是經過了一番易容而已。

    作為二王子等人中唯一的漏網之魚,她的通緝令已經遍布全城,不改頭換面,想要從城里逃出來并非易事。

    唐寧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上前兩步,說道:“二王子已經燒成灰了,你還不死心?”

    中年女子平靜道:“一個失敗者而已,死便死了。”

    唐寧已經不是第一次領略到這女人的狠毒,自己的徒弟說丟下就丟下,跟著的主子死了,轉眼便翻臉無情,這女人比她養的蠱還毒。

    唐寧看著她問道:“你也是漢人,為什么要為他們做事?”

    “你管的太寬了。”

    中年女子冷冷的說了一句,緩步向這邊走來,看著李天瀾,淡淡道:“想不到,堂堂楚國公主,竟然會自降身份,喜歡上陳國一個微末小官……”

    愛情是沒有身份之別的,王子都會愛上灰姑娘,公主為什么不能喜歡窮小子?

    更何況他也不窮,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這種心腸歹毒沒有體會過感情的中老年婦女又怎么會懂。

    唐寧見她越走越近,雙手環抱,看著她問道:“你是不是想等走近一點好放蠱蟲?”

    中年女子腳步一頓,看著他,寒聲道:“果然是你,他們的蠱毒都是你解的?”

    唐寧不置可否,那中年女子又追問道:“蠱術在十幾年前就已失傳,更不可能在陳國出現,你的蠱術是誰教的?”

    唐寧瞥了她一眼,問道:“你是十萬個為什么嗎?”

    “你現在不說,一會兒也會說的。”中年女子冷聲說了一句,甩了甩袖子,便有幾道黑光從她的袖中激射而出,直奔唐寧和李天瀾而來。

    刷!

    一道銀色的匹練從唐寧眼前劃過,李天瀾持劍而立,中年女子放出來的幾條蠱蟲,被他斬成數段,在地上不停扭動。

    中年女子面色不變,淡淡道:“你以為這就結束了?”

    唐寧看著她,問道:“你是想說,銀線蛇蠱即便是被斬斷,依然能夠存活,寄生在宿主體內吧?”

    中年女子的面色首次發生了變化,這是銀線蛇蠱蟲的特征,既然他知道這些,為何還站在原地,不躲不避?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目光立刻望向地上。

    只見剛才被斬斷的那幾條蠱蟲,并沒有如她所料想的鉆進那兩人的體內,而是在他們的腳下不斷的蠕動,若是觀察的仔細些,就可以看出那不是蠕動,而是顫抖,或者說是臣服。

    修習蠱術多年,她當然知道為什么會發生這種情況。

    “你身上有冰蠶蠱!”中年女子面色大變,厲聲問道:“是她教你的蠱術,你和她到底是什么關系,姓白的竟然連冰蠶蠱都給你了!”

    “什么姓白的……”唐寧瞥了她一眼,他的蠱術大都源自蘇媚,冰蠶蠱也是她借給他的,而且還叮囑他千萬要保管好,難道這女人和蘇媚有什么關系,姓白的又是誰?

    中年女子的情緒忽然變的激動,拔劍指著唐寧,大聲道:“說,你的蠱術是誰教給你的?”

    鏘!

    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音過后,李天瀾已經站在了唐寧的身前。

    兩劍相碰,中年女子后退幾步之后,冷哼一聲,再次欺身而上。

    唐寧本來有些擔心李天瀾,但見她和這中年女子戰在一起,絲毫不落下風時,便放下了心。

    有他在身邊,這中年女子的蠱術便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精通蠱術之人,武功一般都不怎么高明,雖然這中年女子也算高手,但十余招過后,就已經被李天瀾徹底的壓制住了。

    此時,林外已經有動靜傳來。

    一隊人馬從官道上沖入林中,那中年女子甩開李天瀾,直向唐寧而來,抓向他的肩頭,唐寧抬手抓著她的手腕,順勢翻轉,中年女子這一擊落空。

    李天瀾已經疾步過來,中年女子面色不甘的看了唐寧一眼,飛身奔向更深的林中,只不過,她剛剛飛出數丈遠,便身體一顫,倒在地上。

    徐凌快步走過來,問道:“公主,您沒事吧?”

    李天瀾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唐寧走到那中年女子面前,問道:“怎么樣,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

    中年女子仗著她會用毒用蠱就胡作非為,唐寧也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這一趟楚國之行任務艱巨,危險重重,他用來壓箱底的東西也不是一件兩件,老乞丐的毒術和蘇媚的蠱術并不是傳承自一脈,某些時候,毒術比蠱術要好用多了。

    唐寧站起身,看著李天瀾,說道:“這個人交給我處理吧。”

    這中年女子明顯和蘇媚有什么關系,唐寧打算將她押回去問問,更何況,她三番兩次對他出手,這一路上不給她點顏色瞧瞧,難以出他心頭的惡氣。

    李天瀾看著他,叮囑道:“你小心些。”

    唐寧道:“放心,十二個時辰之內,她提不起任何力氣的。”

    徐凌帶著一隊人馬過來,兩人即便是想溫存一會兒,也沒有機會了。

    官道之上,周王從馬車上跳下來,看著被綁起來的中年女子,詫異道:“唐大人,這……”

    “這是從二王子身邊逃跑的那名女子。”唐寧看著周王,解釋道:“我和公主是去抓刺客的。”

    周王的視線在他的臉上停留片刻,在他嘴唇上停留尤其之久,笑道:“這女人罪大惡極,抓到簡直太好了。”

    徐凌走過來,單膝跪地,拱手道:“唐大人救命之恩,徐某沒齒難忘,以后若有機會,定當報答。”

    數名受他恩惠,解了蠱毒的將領,也都紛紛上前拜謝。

    唐寧擺了擺手,說道:“都是自己人,大家不用這么客氣,起來吧起來吧……”

    李天瀾走過來,眾人趕忙退開。

    她抬頭看著唐寧,說道:“我們走了。”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我等你。”

    她的視線在唐寧身上停留了許久,才轉身上了馬車。

    “我們走了!”

    “唐大人,再見!”

    ……

    眾將領翻身上馬,和唐寧揮手告別,周王從馬車上探出頭,想了想,開口道:“唐兄弟,你……”

    唐寧看著他,問道:“王爺還有何事?”

    周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看著他,說道:“未免別人誤會,唐兄弟回去的時候,還是先把嘴上的唇脂擦了吧……”

    榮小榮說

    感謝書友“神奇設計師”“吆西是一只駱駝”的萬賞!我繼續寫,下一章爭取五點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