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三百零一章 掃把星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宮門口。

    剛剛被緊急宣召進宮的端王停下腳步,想了想,看著一名宦官問道:“你可知陛下召本王入宮,到底所為何事?”

    那宦官搖了搖頭,說道:“回殿下,陛下沒有說。”

    端王在原地駐足片刻,最終還是重新邁開了步子。

    他剛剛得知戶部侍郎韓明被抓的消息,正心急如焚,百爪撓心,與府中謀士想著如何搭救的時候,便受到了進宮的宣召。

    韓明是他手中最為重要的一顆暗棋,是他的財源所在,韓明若是出事,將會對他造成極大的打擊。

    他暫時還不知道韓明被抓的原因,但不到最后一刻,他怎么都不愿意放棄一個能在戶部呼風喚雨的搖錢樹。

    好在京中沒有幾個人知道他與韓明的關系,此刻先在父皇那里探探風聲,再做打算。

    那宦官領他走到某處,說道:“殿下,陛下就在崇明殿,您進去吧。”

    端王有些詫異,父皇召見他的地點居然不在御書房,崇明殿是父皇平日里靜思之地,很少在這里召見官員。

    他推門而入,陳皇站在殿中,背對著他,緩緩道:“把門關上。”

    端王有些忐忑的關上房門,上前兩步,問道:“不知父皇召兒臣前來,有何吩咐?”

    陳皇看著他,面無表情的說道:“跪下。”

    端王怔了怔,張了張嘴:“父皇……”

    陳皇冷聲說了一句:“跪下!”

    端王不敢再問,屈膝跪地。

    陳皇指了指殿內的一塊白布,問道:“知道這是什么嗎?”

    端王目光望過去,茫然道:“兒臣不知。”

    陳皇冷聲道:“這是戶部右侍郎韓明。”

    端王先是一怔,隨后便面色發白,身體微微顫抖,強行使自己恢復鎮定。

    陳皇看著他,問道:“韓明身為戶部右侍郎,這幾年間,貪污了國家數百萬兩稅銀,此事你怎么看?”

    “兒臣,兒臣……”端王額頭上滲出細汗,小聲道:“兒臣以為,韓明行此大罪,罪有應得,死有余辜……”

    砰!

    陳皇一腳踹在端王街頭,用力之重,使得他在地上直接橫移尺許。

    “死有余辜?”陳皇眼中浮現出血絲,壓低聲音道:“你以為朕不知道,你早已籠絡了韓明;你以為朕不知道,他貪污的銀子,最后全都進了你的口袋;你以為朕不知道,此案的罪魁禍首是誰嗎!”

    陳皇喘著氣說了幾句,使得端王面色大變,跪伏在地,高聲道:“父皇明鑒,此案與兒臣無關,此案與兒臣無關啊!”

    陳皇深吸了口氣,說道:“韓明是何等的良臣,國庫是什么地方,你讓良臣變奸臣,你敢向國庫伸手……,你好大的膽子啊!”

    端王面色瞬間蒼白無血,驚慌道:“父皇,父皇,不是兒臣,這不是兒臣……”

    陳皇轉頭看著魏間,說道:“拿刑杖來。”

    ……

    戶部侍郎韓明,貪污國庫巨額白銀,畏罪自殺,關于此案的消息一經傳出,便如同一顆巨石,使得本就不太平靜的京師湖面,再次掀起了滔天波瀾。

    這是近幾年來,朝中最大的貪腐案,震驚朝野民間,在短短一日之內,就傳遍了整個京師。

    韓明畏罪自殺,此案卻并未結束。

    朝廷徹查之下,此案涉及的同黨也都無所遁形,戶部一名主事,兩位郎中,包括博州三州地方官員,全都落網。

    敢向國庫伸手,他們的結果比韓明好不了多少,只是讓無數人詫異的是,韓明畏罪自殺之后,端王莫名其妙的被陛下禁足了三個月,據小道消息傳言,端王被陛下在崇明殿中毆打至昏迷,當日是被宦官們抬出去的。

    小道消息還稱,戶部侍郎韓明之所以會被查出貪污,正是因為當時任戶部主事的唐寧,在清查戶部賬目的時候,提出了一種查賬之法,可以輕易的辨別賬目是否作假,而戶部左侍郎方哲,利用此法,查出了右侍郎韓明貪污稅銀的事實,才有了這件轟動京師的大案。

    唐寧入戶部不過一月,就親手拉下來一位戶部右侍郎,使得京師各大官衙人心惶惶,在他的履歷之上,又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韓明的落網,雖然京中人人拍手稱快,但翰林院修撰,兼任戶部主事的唐寧,也有了一個掃把星的稱號。

    官場復雜,朝中的諸多官員,有誰敢說自己屁股底下干干凈凈,又有誰經得起嚴查?

    現在是戶部主事的唐寧,沒幾個月,就會變成刑部主事,吏部主事,到那時候,就不知道倒霉的是刑部侍郎,還是吏部尚書了。

    “掃把星?”

    唐寧舒服的坐在院子里,小小將從南方走水路運過來的葡萄送到他的嘴里。聽到這個消息,他睜開眼睛,面露不滿。

    戶部侍郎的事情,是韓侍郎罪有應得,憑什么說自己是掃把星,就算沒有他,方哲也不會留韓明繼續在戶部,他只不過是在這其中做了一點兒微小的工作而已。

    蕭玨從外面走進來,吃了一顆葡萄,唐寧見他一身甲胄的樣子,問道:“你怎么這身打扮?”

    蕭玨將葡萄連皮咽下去,說道:“奉陛下之命,送韓明的妻女家人出京。”

    這件案子的處罰結果,其實有些出乎唐寧的預料。

    韓明所犯的罪,是夷族的大罪,但他畏罪自殺之后,陳皇卻赦免了他的家人,這已經算的上是法外開恩了。

    “真是想不到,韓明居然會貪污稅銀。”蕭玨一臉的惋惜,說道:“我小時候,我爹就經常給我講韓明的事跡,他鐵面無私,不畏強權,不懼生死,是當朝第一諫官,以一己之力,斗垮了奸相集團,是朝廷的脊梁……,可誰能想到,朝廷的脊梁,也有彎下去的時候。”

    人都是會變的,各種原因都會導致這種改變,滄海都會變桑田,就連蕭玨都能變成真男人,良臣自然也有可能變成奸臣。

    想起那位饅頭咸菜的韓侍郎,唐寧心中還是會有些哀嘆,韓明被抄家之時,只在他家中發現了銀錢六十余兩,一介清流為了端王淪落至此,可悲可嘆……

    唐家。

    唐琦和唐璟還在談論戶部侍郎韓明畏罪自殺一事,即便是唐璟,都對此事表示出了足夠的震驚。

    而在唐府某座書房之中,氣氛卻極為沉悶。

    “陛下這次是動了真怒,端王至少要休養數月,才能完全康復。”唐琦聲音低沉,說道:“這件事情,怕是沒有瞞過陛下,失去了韓明不要緊,怕就怕經此一事,陛下對端王徹底失望……”

    唐淮沉默了許久,才開口說道:“再這樣下去,康王便會徹底的壓過端王了。”

    唐琦眉梢一挑,問道:“如此一來,我們多年的籌謀,不就全都打了水漂?”

    “陛下正當壯年,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唐淮坐在椅子上,緩緩說道:“端王會犯錯,康王也會犯錯,康王此刻能壓端王一頭,不代表永遠能壓端王一頭……”

    唐琦想了想,問道:“大哥的意思是,我們應該怎么做?”

    “多做多錯,不做不錯。”唐淮眼睛微瞇,說道:“我們什么都不做,等著他們犯錯就好。”

    “若是他們不犯錯呢?”

    “那就給他們創造機會犯錯……”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