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百零一章 長街苦戰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下雨天生意不好,鄭屠夫也早早的收了攤子,看到唐寧,憨厚的一笑,說道:“今天還剩下半斤精肉,放到明天就不新鮮了,一會兒回去路過,我送到小如姑娘那里。”

    唐寧笑了笑,揮手道:“謝了!”

    三叔每天早上都會送兩份早點過去,從那以后,家里就沒缺過肉,雖然比較起來還是鄭屠夫吃了虧,但他顯然也不計較這些。

    出了鋪子,走在街上,雨就越下越大了。

    方小胖一個人走在前面,她的兩名護衛跟在她的身后,唐寧和李天瀾和他們距離要稍遠一些。

    因為方小胖遇到一個水坑就要跳進去蹦兩下,雨下的太大,她的鞋子和衣服下擺都被打濕了,然后她就更加的肆無忌憚無所畏懼了。

    擔心被她濺的一身泥水,唐寧和李天瀾只好離得遠遠的。

    唐寧撐著傘,隨口問道:“李姑娘今年過年不能回家吧?”

    身邊沒有別人的時候,他就不用李兄李兄的叫著了。

    李天瀾點了點頭,說道:“年節的時候,應該在陳國京師。”

    唐寧這些天和她聊了不少,知道楚國使臣這一次來陳國,也不僅僅是為了送上貢品,兼有學習陳國各方面先進文化制度的想法。

    他們會在陳國京師停留足夠久的時間。

    唐寧不知道楚國人是不是都像她這么勤奮好學,求知若渴,不過想來楚國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由弱變強,應該也是有這方面的原因。

    他看了看周圍的雨幕,搖頭道:“這雨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方小胖自己玩的沒意思了,又從前面跑過來,說道:“下雨才好呢,下雨天不用去學堂,也不用背詩,對了,等到雨停了,我們去挖蘑菇吃吧……”

    直到現在,唐寧也沒有想明白,從小便生在大戶人家,錦衣玉食,不愁吃不愁穿的方小胖,為什么會對吃這么執著。

    唐寧心中疑惑間,有兩道穿著蓑衣的身影從他們身旁經過。

    和唐寧擦身而過的時候,兩人的腳步一頓。

    “小心!”

    李天瀾的聲音幾乎是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耳邊,隨后,他便覺得自己被人猛地推開,與此同時,那兩道穿著蓑衣的人影已經飛了出去,雨幕之下,他們手中有寒光一閃而過。

    唐寧險些摔倒,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街上身穿蓑衣,用斗篷遮住面容的人影,已經有數道之多,前后都有,對他們形成圍攏之勢。

    方小胖的兩名護衛已經反應了過來,拔出兵器,站在李天瀾身邊。

    李天瀾看了看他們,說道:“你們快走!”

    來路和去路都被人堵了,唐寧猛地抓著方小胖,向身旁的一條小巷中跑去。

    他十分清楚,他們兩個留在這里,只會成為李天瀾他們的累贅,這條小巷不是死巷,巷尾處有一條可供一人通行的小道,通過那條小道,再往前數十步,便是永安縣衙。

    方小胖也被嚇住了,被唐寧牽著,怔怔的向著那條小巷深處跑去。

    巷尾的小道,是兩堵墻之間形成的空隙。

    唐寧拉著她,飛快的跑到了巷尾處,看著方小胖,說道:“快過去!”

    方小胖試圖擠進那條小道,卻被卡在了里面,寸步不能向前。

    “我,我過不去!”方小胖小臉蒼白,眼中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唐寧的臉上滿是雨水,看著這一幕,一顆心沉了下去。

    方新月的兩名護衛已經被逼進了小巷,看著前方的蓑衣人,驚怒道:“你們是什么人!”

    李天瀾將收起的傘當成兵器,以傘為劍,短時間內,已經有兩名蓑衣人倒地不起。

    她腳尖一挑,便有一把長刀被她從地上挑起,握在手里。

    刀光閃,又有一位蓑衣人倒地。

    八名蓑衣人,只剩五位,其中兩位和方新月的護衛戰在一起,另外三位,形成合圍之勢,將李天瀾圍在中間。

    前方又有刀光亮起,砍向她持刀的手,李天瀾不管不顧,刀鋒直指蓑衣人的胸口。

    兩道刀劍劃破皮肉的聲音。

    李天瀾的的胳膊上出現一條血痕,又很快被雨水沖淡。

    那蓑衣人被長刀穿胸而過,雙手緊緊的握著插在他胸口的長刀,倒在地上。

    李天瀾透過斗篷,看到了他眼中淡漠的不含一絲感情的目光。

    “死士……”

    她捂著右臂上的傷口,后退幾步,另外兩位蓑衣人已經欺身而上。

    她踢飛其中一人,另一只手奪過他手中的刀,劈向另一人。

    咔嚓!

    她手中的長刀應聲而斷,左手手臂之上,再次出現了一道血痕。

    蓑衣人握刀的手如同枯松,那斗篷之下,是一雙渾濁的眸子,卻不像其他的蓑衣人一般不含任何感情。

    李天瀾自知不是此人的對手,快速退后幾步,來到唐寧身邊,卻在同一時間,感受到了一陣頭暈目眩,身體一個趔趄。

    唐寧撿起了她掉在地上的斷刀,扶著她靠在墻壁上,站起身,看著那蓑衣人。

    他聲音沙啞的問道:“你是誰?”

    隔著斗篷,看不到蓑衣人的表情,但唐寧卻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正死死的盯著他。

    “真像啊……”下一刻,斗篷里就傳來了一道更加嘶啞的聲音。

    唐寧停頓了一刻,才開口問道:“像什么?”

    “像小姐……”蓑衣人搖了搖頭,說道:“不必拖延時間,這一次,應該是最后一次了。”

    他話音剛落,手中的長刀舉起。

    “小如姑娘不在家,肉你一會自己帶回去吧。”一道聲音從蓑衣人的身后傳來,讓他手中的動作一頓。

    鄭屠夫單手抱著囡囡站在他的身后,囡囡幫他撐著傘。

    蓑衣人沒有猶豫,一刀劈了過去。

    鏘!

    刀光亮起。

    噗。

    血水四濺。

    “囡囡。”鄭屠夫低頭看了看小姑娘:“閉上眼睛。”

    小姑娘乖巧的閉上了眼睛。

    蓑衣人手中的刀已經斷成兩截,前半截飛了出去,一起飛出去的,還有他的一條胳膊。

    鄭屠夫手里拎著一把刀,殺豬刀。

    刀尖還在滴血。

    唐寧看著這一幕,有些發怔。鄭屠夫殺豬刀常掛腰間,從不離身,殺豬剁肉手法嫻熟,就像是砍掉那蓑衣人的手臂一樣嫻熟。

    蓑衣人捂著斷臂處,喉嚨中發出一陣強烈的嘶吼,身形急退,與那兩名護衛交戰的兩名蓑衣人見此,毫不猶豫的回轉刀身,將刀尖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噗嗤。

    在那護衛驚恐的目光中,兩人引刀自盡。

    李天瀾已經昏迷了過去,臉色蒼白的可怕,唐寧低頭看了一眼,面色大變,

    鄭屠夫一腳將地上的斷臂踢開,解釋道:“他中毒了。”

    “中毒?”唐寧怔了一瞬,立刻伸手在懷里摸索起來。

    為了以防萬一,他的身上,總是常備著一顆大還丹。

    雖然不知道大還丹有沒有解毒的功效,但這也是他此時唯一能做的了。

    他捏開她的嘴,將大還丹送了進去。

    她的臉色蒼白的可怕,唐寧想了想,撕開她兩條手臂上被割開的衣服,吸出她傷口附近的毒血。

    片刻后,鄭屠夫看了他一眼:“他應該沒事了,現在輪到你有事了。”

    唐寧低頭看了看,發現她的臉色恢復了一些紅潤,松了口氣的同時,也發現自己有些頭暈,眼前開始發黑。

    李天瀾睫毛抖了抖,睜開眼睛的一瞬間,臉色浮現出極度警惕之色,下意識的拿起地上的斷刀。

    鄭屠夫看了看她,說道:“沒事了。”

    她看了看周圍的情況,稍稍放下心,又看了看倒在她身旁的唐寧,驚道:“他受傷了?”

    鄭屠夫搖了搖頭,說道:“他給你喂了解毒的丹藥,幫你吸出了毒血,自己中毒了。”

    李天瀾愣在原地,這一刻,才發覺她的口中有什么東西在迅速的消融。

    她反應過來之后,低頭看了看唐寧,某一瞬間,臉上浮現出了極度猶豫之色。

    但也只是一瞬。

    下一刻,鄭屠夫便瞪大了眼睛。

    他將殺豬刀重新插回腰間,捂著小姑娘的眼睛,說道:“囡囡,別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