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假作真時真亦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PS:感謝書友無妄種花家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這名叫銀靈子的年輕道士一出現便將楚休跟陸三金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能將道家的自然跟逍遙二字展現的漓淋盡致的,楚休只見過眼前這一人。

    下界那些道門的武者,無論天地通玄境界的凌云子還是陸長流,他們都被紅塵濁世所浸染,自身早就沒了這種氣質。

    老天師雖然看得開,但他身上的紅塵味道更濃,那是在紅塵當中打滾了一輩子,這才染成的一種通透氣質。

    至于張承禎,那是一個執著的人,認定目標不放松,他這輩子都估計都逍遙不起來。

    而眼前這年輕道士,騎在毛驢上,好似整個天下便只有他手中的一部道經一般。

    陸三金這時候也收斂了氣勢,面色平和的對其拱拱手道:“原來是靈寶觀的銀靈子道兄。

    聽聞銀靈子道兄你游歷天下,等我處理完眼前的事情,一定要來我皇天閣做客。”

    陸三金雖然表面上看著有些不正經,但實際上他卻是異常傲氣的一個人。

    未到三十歲便踏入真火煉神境,成為皇天閣東域行走,跟解英宗這樣一方土皇帝勾心斗角,無論是能力還是實力,都異常不凡,整個大羅天能夠讓他敬佩的同階武者可沒有幾個,眼前這銀靈子便是其一。

    對方天生道蘊天成,一顆道心無懼任何心魔侵襲,這等天資,甚至曾經引來了三清殿當代道尊親自要其為徒,并且許諾,只要他肯答應,那下一代道尊之位,便是他的,整個三清殿將動用全力來培養銀靈子。

    但這等豐厚的條件卻是被銀靈子拒絕,而拒絕的原因很滑稽,因為靈寶觀的齋飯很好吃,他舍不得走。

    若是其他人說這話,肯定會被認為是故意在戲弄道尊,但銀靈子說出的這話,卻是真心實意的。

    最后三清殿道尊只得嘆息著離去,讓整個大羅天都是驚駭不已。

    也是因為這點,陸三金便極其佩服銀靈子。

    靈寶觀雖然也是道門大派,而且門中弟子各個戰力驚人,甚至還出過武仙級別的人物,但距離真正的頂尖大派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只能算是半個,起碼跟道門至尊三清殿是無法比的。

    換成是他陸三金得到這種許諾,他都不敢保證,自己是否還會對皇天閣忠心。

    而此時楚休則是看著銀靈子,腦海中不斷的閃過一段段的記憶,靈寶觀這三個字,他可是熟悉的很!

    片刻后,楚休帶著燦爛的笑容開口道:“原來是銀靈子道兄,在下楚休,沒想到這次出山,竟然能夠遇到靈寶觀的故人。

    家師曾經說過,我這一脈的祖師跟靈寶觀的關系十分親近,甚至還曾經在上古大劫之前,在靈寶觀呆了很長時間,只不過后來進入大羅天之后,我這一脈的祖師因為醉心武道,所以把傳承交出去之后便開始閉關,沒想到這一閉關就是一輩子,竟然再也沒有了相見的機會。”

    銀靈子的臉上也是帶著驚喜之色道:“哦,楚兄的祖師是哪一位,說不定我也聽說過呢,故人傳人相聚,也還真是緣分呢。”

    楚休搖搖頭道:“抱歉,因為某種原因,我這一脈的祖師的姓名暫時不能說出來,要等擊敗一個大敵的傳人,徹地雪恥之后,才能對外說出姓名。

    不過家師曾經說過,我這一脈的祖師在上古大劫之前,也是年輕時曾經寄居在靈寶觀當中,有幸被那時候的靈寶觀觀主赤霞真人指點武道。

    赤霞真人當初可是最為接近武仙的強者,但卻因為在上古大劫來臨之前,救助百姓身隕,當真是可惜可嘆。

    還有靈寶觀的凌青子前輩,當時他做為靈寶觀大師兄,無論實力還是為人,其風采都令人折服,讓我這一脈的先祖亦是敬佩不已。

    祖師還曾經說過,昔日靈寶觀英才輩出,他沒有記錄那些人的姓名,只是以他們的輩分稱呼。

    那時候靈寶觀的二師兄雖然看似不正經,但卻天資出眾,三師兄不喜武道,但卻在陣道之上有著極其出色的天賦。

    四師兄雖然是道士,但卻喜歡吃肉,五師兄喜歡喝酒,甚至就連伙房的崔文師叔燒菜都很好吃。

    這些人昔日都是祖師的好友,但卻全部都隕落在上古大劫當中,還是為了救人而死,只余下凌青子前輩和年齡最小的小師弟活著。

    祖師曾經說過,靈寶觀雖然不是當世大派,但其心胸擔當,卻是要比大派更甚,可歌可嘆。”

    關于靈寶觀的這些事跡,楚休曾經在小凡天中和幻虛六境當中都見過不少,足夠他將昔日靈寶觀的一些詳細情況都給補齊。

    一旁的陸三金卻是聽的目瞪口呆。

    楚休說的那些,一部分是真的,是整個大羅天都知道的,但大部分,卻是連他都不知道的。

    靈寶觀在大羅天的宗門當中很有名氣,人數是最少的,一萬年來,連伙房的師傅都算上,就沒有超過兩位數的時候。

    但靈寶觀的弟子卻是并不遜于那些頂尖大派,幾乎都是同階當中的佼佼者,靈寶霞光一出,誰與爭鋒?

    在陸三金的記憶當中靈寶觀最為出名的便是最早的兩代掌門,‘青云道尊’凌青子跟他的師弟‘紫陽道尊’徐楓華。

    其中紫陽道尊因為他師傅沒來得及給他起道號,所以他這一輩子都沒有道號,只用俗家姓名。

    一門兩道尊,雙武仙。

    進入大羅天后,靈寶觀只靠著兩個人便重新崛起,最為輝煌之時,這兩個人的威勢便不遜于頂尖大派,他們的名氣可是相當大的。

    雖然靈寶觀后來因為人數的原因,并沒能代代都出一位武仙,但卻也無損他們的名聲。

    而且陸三金還聽人說過,在上古大劫之時,這兩位的師父也是有著踏入武仙境界資格的強者,只可惜沒撐到來大羅天便已經隕落,那位想必就是楚休口中的赤霞真人了。

    這位赤霞真人只存在于傳說當中,除了最開始那段時間有人提起,一萬年過后,陸三金敢保證,大羅天聽說過這個名字的武者并不多,只有像皇天閣這種大派的弟子才有可能知道。

    陸三金狐疑的看了楚休一眼,這可疑的家伙說的跟真事兒一樣,難不成是真的古尊傳人?

    而此時那銀靈子聽完之后卻是激動了起來:“楚兄的祖師竟然連這些都知道,那定然是跟我靈寶觀的祖師關系極為近親的存在,若是讓師傅他們知道,我靈寶觀還有故人傳承再世,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陸三金看著銀靈子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銀靈子點點頭道:“當然是真的,分毫不差。

    當初青云和紫陽二位祖師曾經說過,他們能夠來到大羅天,能夠換得一線生機,完全是因為赤霞祖師和其他祖師用命換來的。

    所以靈寶觀內,永遠都有他們的香火牌位,門下弟子永世不能忘卻。

    而且紫陽祖師還有寫日記的習慣,我曾經翻看過不少關于上古大劫之前,紫陽祖師的回憶日記。

    昔日那些祖師的性格喜好,跟楚兄說的簡直一模一樣。

    這些事情可能就連我靈寶觀的弟子都不是人人都知道的,楚兄能夠說的這么詳細,看來楚兄這一脈的祖師定然跟我靈寶觀關系極其密切。”

    楚休點點頭道:“可以說是相當密切了,我這一脈的祖師一身修為道佛魔三修,昔日赤霞真人沒有門戶之見,指點了我這一脈的祖師不少的道門至理,這份恩情,我這一脈可是不會忘的。”

    眼看著銀靈子跟楚休說的暢快,雙方所說的東西幾乎都能對上,陸三金卻是尷尬了起來。

    他會懷疑楚休,但卻不會懷疑銀靈子。

    所以這看似有些可疑的家伙,竟然還是真的。

    陸三金搓了搓手道:“沒想到楚兄竟然還真是古尊傳人,請恕再下眼拙,差點誤會了楚兄。”

    他雖然尷尬,但臉皮還是夠厚的。

    雖然他不會怕了楚休,不過平白無故去得罪一位來頭不小的古尊傳人,總歸不是什么好事情。

    楚休淡淡道:“我長的便這般可疑,像是騙子嗎?”

    陸三金嘿嘿笑道:“這可不怨我,是解英宗那家伙說的玄之又玄的,楚兄放心,回頭我便教訓那老小子一頓。”

    楚休輕輕挑了挑眉毛,這家伙還真沒把天地通玄境界的解英宗放在眼里。

    而且楚休能感覺得到,陸三金說這話的時候,并不是仗著自己皇天閣東域行走的身份,而是他本身便有不將解英宗放在眼里的資格。

    陸三金極其自來熟的一揮手道:“正好今日銀靈子道兄也在,我請二位吃飯,就當是賠罪了。”

    陸三金的態度擺的極低,楚休也不好拒絕,這人身上有一種氣質,好似跟誰都能很快熟絡上一般。

    而且楚休也想要找機會,向陸三金打聽一下關于五百年前獨孤唯我的事情。

    按照聞風閣的記載,五百年前獨孤唯我和寧玄機鬧出那么大的動靜,皇天閣等東域大派都是知道的,并且還是皇天閣親自下令封鎖帝羅山脈這片地域,其中的隱情其他人不知道,皇天閣一定知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