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九百零八章 你們算什么東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在江湖上風起云涌之時,楚休這里也是得到了消息。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第一個麻煩竟然不是來自外界,而是來自自家這邊,準確點來說,是隱魔一脈。

    之前楚休已經了解過整個隱魔一脈的態度了,整個隱魔一脈,會站在楚休這邊的,除了魏書涯這一脈,大概也就只有無相魔宗了。

    而像是赤練魔宗和俞魔涯、巫馬鮫等人,他們幾乎都保持著中立,隱魔一脈整體的利益對于他們來說,吸引力并不太大。

    但還是有一些人,不光不想著為整個隱魔一脈的利益著想,卻還想要從整個隱魔一脈這里賺取利益。

    當得知須菩提禪院和純陽道門聯合天下佛宗道門一起要對楚休出手,甚至都已經牽連到了整個隱魔一脈時,數位隱魔一脈的大佬卻是聯手來青龍會找楚休,那副模樣簡直就是上門問罪來了。

    這可是他們主動來的,當初楚休的死訊傳來,還是魏書涯通知他們,他們這才來的。

    青龍會的議事大廳內,魏書涯神色陰沉的坐在下首,同時還有兩個人坐在他身邊,其中一個是赤練魔宗的秦朝先。

    他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只是過來勸架的。

    昔日赤練魔宗也是昆侖魔教的附庸宗門之一,昆侖魔教覆滅之后,赤練魔宗也遭到了極重的打擊。

    后來赤練魔宗精簡弟子,將那些天賦一般的弟子全部排除,能夠留在赤練魔宗的,全都是精銳當中的精銳,人數最少時,甚至都不到百人,但那時候卻是赤練魔宗最為強盛之時。

    這么多年來,赤練魔宗都只是專心的盯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用魏書涯的話來說,秦朝先和整個赤練魔宗對隱魔一脈其實還是有感情的,但很顯然,在隱魔一脈的利益和自家宗門的利益起沖突時,赤練魔宗絕對會選擇后者。

    現在眼看隱魔一脈內部火氣漸濃,甚至有內斗的趨勢,秦朝先雖然不打算幫忙,但他卻打算過來勸架。

    而坐在魏書涯另外一邊的,則是一名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中的人。

    他頭上帶著帽兜,面部總是有一層迷霧籠罩,讓人看不清容貌,也分不清年齡大小。

    此人便是無相魔宗的宗主,‘千面無相’任千秋。

    這位的來歷實力等等一切都是極其的神秘,甚至就連魏書涯都不太清楚。

    不過此人在隱魔一脈中的名聲卻是極大的,因為此人靠著一己之力,曾經覆滅過上一代九大世家中南宮氏。

    楚休雖然滅門的事情也干的不少,但不論是陰謀詭計,還是正面硬剛,幾乎都是通過一個殺字來收尾的。

    但任千秋卻是不同,他幾乎將無相魔宗的詭秘給發揮到了極致,換了一個身份潛伏在南宮氏內,作為客卿軍師得到了南宮氏所有人的重視,用了數年的時間,帶領南宮氏從一個九大世家最末尾的存在,攀升到了九大世家的中流,一路合縱連橫,挑起九大世家之間的爭端。

    如果不是這其中出了一些意外,導致商水贏氏出面終止南宮氏的擴張,最終讓其余幾大世家聯手覆滅了南宮氏,說不定任千秋真的能憑借一己之力便挑起一場江湖風波。

    甚至到了最后南宮氏的人都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在被滅門時,還死保著任千秋離去,想讓他為南宮氏報仇呢。

    任千秋來此,一個是要跟楚休商量后面的對策,還有就是來幫楚休和魏書涯站臺的。

    此時站在楚休對面乃是三位隱魔一脈真火煉神境的大佬,以前楚休只是隱約聽過他們的聲音,面對面還是第一次。

    褚無忌站在楚休身后,低聲給他介紹著在場的這幾人。

    “看到那個一臉死人相,跟剛從墳地里挖出來的那個老梆子了嗎?此人是鬼冥宗宗主司徒棄,他的鬼冥宗昔日在昆侖魔教當中根本就排不上名號,昔日鬼冥宗的先祖也只是真火煉神境而已。

    眼下整個鬼冥宗加起來都不到十個人了,茍延殘喘而已,但這老家伙最近收了一個天賦不錯的弟子,還嘚瑟起來了。

    還有那個穿著血色長袍,腦袋上還插了一只紅蓮的老女人,她叫李湫荻,對外自稱紅蓮魔尊的傳人,其實都是給自己臉上貼金,她昔日只是一個落魄家族的小姐而已,意外得到了一丁點紅蓮魔尊的傳承,這才走入了魔道。

    她修煉到現在這種境界,身上紅蓮魔尊的傳承功法恐怕都十不存一了,這也好意思叫傳人?

    這女人早些時候被男人甩過,所以做事偏激,為人尖酸刻薄,整個隱魔一脈中,沒人待見她,甚至若不是看她有真火煉神境的實力,而隱魔一脈也的確是缺人,甚至都不會將這種人也收入隱魔一脈中。

    最后那個穿的跟唱戲一樣的老頭,長相不似中原人的是‘火魔尊者’昆莫。

    對方倒是正統昆侖魔教的傳人,乃是昆侖魔教在西極荒漠一個分舵的傳人。

    不過昔日那個分舵曾經被羅剎教那幫雜碎落井下石的剿滅,其余人都是死扛到底,但這昆莫的先祖卻是放棄同門逃走,果真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幫外族人就是靠不住!”

    聽完了褚無忌的介紹之后,楚休的腦海中便只有四個字:一片散沙!

    隱魔一脈現在便是這么一個狀態,真正出力的只有魏書涯等少數人,其他人卻是只盯著自己眼前的利益,這幫人有和沒有,又有什么區別?

    整個隱魔一脈這么多位真火煉神境,還有這么多的武道宗師,其實別看實力不弱,但真打起來,卻是連十分之一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

    現在看來,楚休已經高估他們了,別說是發揮力量,他們現在都已經發展到拖后腿的程度了。

    魏書涯淡淡道:“你們幾個來這里是什么意思?幫忙一起對付須菩提禪院和純陽道門的?”

    司徒棄最先站出來道:“魏老說笑了,眼下我隱魔一脈的麻煩就已經足夠多了,我們再沖上來,那根本就是在葬送整個隱魔一脈!”

    魏書涯連眼皮子都沒抬,依舊是淡淡道:“葬送隱魔一脈?老頭子我這么多年來,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昔日比這更加嚴峻的情況都出現過,隱魔一脈都沒有葬送,眼下這點小麻煩,難道還挺不過來?”

    李湫荻高聲道:“魏老,就算這次我隱魔一脈能夠挺下來,但你能保證下一次,沒有人繼續惹事嗎?

    本來從他楚休從凈禪智藏手中逃生是好事,但又為何要去招惹純陽道門?那可是天罡殿護殿六真人之首,他楚休說殺便殺,你以為你是獨孤教主嗎?”

    憑心而論,這李湫荻的相貌其實不賴,雖然年齡大了里一些,但能看出來,其年輕時候也是一個美女。

    不過其眉眼尖利,嘴唇輕薄上翹,天生便是這么一副刻薄的模樣,說話更是難聽的很,怪不得被男人給甩了。

    最后那昆莫倒是沒多說什么,他只是用有些蹩腳的中原話淡淡道:“魏老,隱魔一脈可從來都不止是一個人的隱魔一脈,下次有這么大的事情,能否跟我等商量一下?”

    魏書涯的面色并沒有變化,他只是看向坐在首位的楚休,輕輕挑了挑眉毛道:“沖著你來的,說兩句吧。”

    一旁的秦朝先有些不安,他雖然跟楚休接觸的不算太多,但也了解一下這位的性格,那可是絕對的強硬無比,不存在退讓這種事情。

    司徒棄等人若是說的委婉一些還好,但現在他們這都相當于是興師問罪來了,幾乎就是明目張膽的在說楚休牽連了他們,牽連了整個隱魔一脈。

    不過還沒等秦朝先出面相勸,楚休便已經站起來,看著眼前的三人淡淡道:“都說完了?”

    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楚休是什么意思。

    指了指大門口,楚休冷然道:“既然都說完了,那就滾吧。”

    一聽這話,秦朝先頓時暗道一聲不妙,而司徒棄三人卻全都炸了。

    他們可都是真火煉神境的存在,隱魔一脈的大佬,平常的時候,無論是哪家的小輩見到他們,哪個不是恭恭敬敬的,有誰敢當著他們的面,對他們出口不遜?

    司徒棄:“放肆!”

    李湫荻:“大膽!”

    昆莫:“&#&*!”

    一連串的西域話吐出來,雖然沒人聽懂,但顯然不是什么好話。

    看著在場的幾人,楚休冷聲道:“給你們臉面,還真把自己當成是什么前輩高人了,就憑你們幾個破落戶,也有資格代表整個隱魔一脈?

    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乃是魔道正統,無相魔宗的任先生也是圣教的正統,你們幾個又算什么東西?

    給你們幾分顏色還敢到我面前開染坊,不知所謂!”

    楚休俾睨著下方那三人,冷聲道:“須菩提禪院打來,我來扛,純陽道門打來,也有我來扛。

    你們幾個想死便死遠一些,再敢在我這里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殺了你們祭旗?

    真火煉神境我又不是沒殺過,長云子可是剛剛死在我的手中,你們三個敢不敢試試,到底是長云子的腦殼硬,還是你們的頭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