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七百七十五章 惹眾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像是純陽道門這樣的正道大派,有傳承,有底蘊,這樣的大派實力可能并不比一些后崛起的勢力強,但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所有出身純陽道門的武者都不會太弱。

    簡單來說就是純陽道門這種大派出身的武者,他們的上限雖然不確定,但下限卻是很高。

    而不像是天下盟這樣,數來數去,只有陳青帝這么一位強者,其他卻都是籍籍無名之輩。

    江湖上能夠讓三名純陽道門出身的武道宗師圍攻的存在幾乎是屈指可數,可惜如今他們便碰上了一個。

    看著那兩名向著自己襲來的純陽道門宗師,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殺機。

    他身上的血珠十分渴望著氣血之力,武道宗師級別高手的氣血肯定是要比天人合一境武者的氣血更強。

    雖然這兩個家伙看著可不算年輕了,但卻也沒到榨不出來絲毫氣血的地步。

    所以楚休這邊身形一動,速度爆發到了極致,一邊向著一人沖去,一邊則是以滅魂箭三箭連射,攻向另外一人。

    天絕地滅忘我殺拳落下,拳勢當中攜帶著沖霄霸氣,好似要碾碎一切一般,徑直迎向那用道印的武者。

    轟然一聲巨響,無數魔氣跟純陽罡氣紛紛四散。

    楚休周身漆黑色的魔氣繚繞,甚至都形成了一個鎧甲模樣,這是九霄煉魔金身大成的標志。

    楚休得到這門功法后便一直都在與人廝殺著,這種煉體功法就是要在不斷的攻伐廝殺當中才能夠進步。

    雖然這門功法是呂鳳仙給他的,但說不定現在楚休對這門功法的理解甚至要比呂鳳仙更強。

    魔氣包裹當中,楚休仿若是魔神降臨一般,他對面的純陽道門武者周身的純陽罡氣已經徹底被楚休給砸碎,數拳落下,他全身的骨骼甚至都已經碎裂了一半,鮮血大股的從口中噴涌而出。

    純陽道門武者的力量底蘊就算是再強,也是一樣強不過現在的楚休!

    “這么多的氣血,可莫要浪費!”

    楚休手中捏印,無數魔氣和血氣仿佛是蛛網一般爆發而出,徹底將那名純陽道門的武者給纏繞在其中,好似一個黑紅色的巨繭一般,十分的駭人。

    虛陽子和另外一名武者已經顧不得自己元神上的傷勢了,紛紛爆發出自己最強的力量向著楚休襲來,其中虛陽子甚至都燃燒了氣血,顯然是準備開始拼命了。

    楚休手捏佛印,快慢九字訣中的印法被他迅速的結出,九道佛印在他周身盤旋著,但此時楚休周身還籠罩在魔氣盔甲當中,卻是顯得異常的邪異。

    手印砸落,九印合一之威瞬間便轟碎了眼前的一切,純陽罡氣盡皆消融。

    而此時楚休直接一甩手,那黑紅色的大繭也是仿若巨錘一般,向著二人砸來。

    虛陽子二知道這里面包裹的是他們的師兄弟,所有根本就不敢去硬接,只能將全身的真氣包裹在那大繭當中,想要將其緩緩落下。

    不過就在這時,那大繭卻是轟然炸裂,無數魔氣和血煞之氣爆發出,瞬間便將虛陽子和另外一名純陽道門的宗師轟的吐血飛出,地面上更是炸裂出了幾十丈的巨坑來,距離近一些的武者,甚至直接被炸的尸骨無存。

    再看看巨坑中央,那名純陽道門的宗師,卻是早就已經被楚休給吸成了干尸!

    原本紛亂的戰場在看到這一幕后,貼近楚休的那一小塊區域卻是忽然有了那么一瞬間的寂靜。

    以一人之力正面獨戰三位純陽道門的武道宗師,輕松將其一殺兩重傷,這楚休的實力,難不成真的要到真火煉神境了?但他突破武道宗師才多長時間?

    凡事都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楚休殺方金吾算是詭計加偷襲,雖然人最后還是死了,不過總歸不那么被人信服。

    如今楚休當著這么多人眼前,正面對敵,還輕松無比,這種實力已經用不到人去質疑了。

    而此時楚休卻是在感受著自己身上的那枚血珠。

    這東西之前便吞了不少武者的鮮血,各個級別的都有,不過那時候卻沒什么變化。

    直到方才這東西吞了武道宗師級別的鮮血,這才出現了質的變化。

    楚休也有些說不上來到底是什么變化,但他仿佛感覺這血珠當中,藏了許多東西一樣。

    當然此時楚休已經沒有時間去研究那些東西了,因為他發現隨著自己這番動作,他貌似是惹了眾怒了。

    大光明寺金剛院的‘韋陀尊者’虛言帶著兩名同是金剛院出身,雖然老邁,但氣血之力卻依舊強健的老僧向著楚休圍攏過來。

    道佛不兩立這是沒錯,但大光明寺還做不到就這么看著一個魔道中人在這里逞兇。

    還有風云劍冢跟坐忘劍廬也是各有一名劍道宗師持劍向著楚休走來,藏劍山莊那位昔日曾經敗在楚休手中的程庭山也是手持雙劍,帶著一絲森然的煞氣向著楚休走來。

    之前程庭山便見到了楚休,不過他那時候卻仿佛是沒看到一般,仍舊出手斬殺著那些拜月教的魔道武者。

    而現在看到楚休陷入了眾人的圍攻當中,他卻是不介意再來一次落井下石。

    楚休皺了皺眉頭,這跟他之前的計劃可是有些不相符啊。

    之前楚休的確是打算低調劃水的,不過現在看來,貌似是不成了。

    現在可是正道宗門在聯手攻打拜月教,換句話來說,他們是獵人,拜月教才是獵物。

    結果楚休卻是囂張無比的在這里大殺特殺,簡直要比拜月教的九大神巫祭都顯眼,這簡直就是在挑釁。

    不把他解決,說不定還有多少人要死在他的手上。

    不過一下子六名武道宗師轉身攻向楚休,卻是讓拜月教這邊壓力大減。

    甚至東皇太一看向楚休的目光都是帶著贊許之色。

    說幫忙出手那便不留絲毫的余力,像現在這么實誠厚道的年輕人可是少多了。

    有時候做事算計太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像他東皇太一,要殺人那便全力出手,焚天寶鑒直接焚盡一些,哪里還管那么多的陰謀算計和得失?

    反正現在他看楚休可是相當合他的胃口。

    只可惜現在楚休已經拜入了隱魔一脈的麾下了,他想要搶人都是不可能的。

    這也讓東皇太一略有些可惜。

    楚休跟著隱魔一脈那幫老不死的有什么前途?他若是加入拜月教,東皇太一甚至愿意將他當下一代東皇太一來培養。

    其他人在想什么楚休并不知道,不過他卻是知道,自己的麻煩貌似有些大了。

    說實話,楚休寧愿去跟重傷的方金吾再打一場,也不愿意陷入這種圍攻當中。

    原因很簡單,跟方金吾一人對戰,哪怕就算是對手再強,他也可以集中精神,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十成甚至是十二成。

    而現在被圍攻,楚休便必須要分心觀察其他人的攻勢,這樣勢必會影響他的戰斗。

    況且這種圍攻任何意外都有發生,所以楚休也是不敢全力出手,甚至還要留下兩分力氣來應付突發情況。

    這樣的戰斗打的有些憋屈,而且對手也不是烏合之眾,不可能像昔日楚休陷入圍攻時,先斬殺幾個叫的歡的,其他人自然就會選擇逃命。

    眼前這幾位,哪個可都不好惹!

    虛言口誦佛號,跟他身邊那兩名僧人都是渾身綻放著耀目的佛光,仿佛給自己鍍上了一層金身般,向著楚休殺來。

    他們還沒有煉成大光明寺的不滅金身,不過力量卻都不小,每一步落下,都會給地上帶來一陣顫動。

    這時程庭山和風云劍冢還有坐忘劍廬的三人也是齊齊出劍,剎那間劍氣沖霄而去,帶著無邊的鋒銳,緊隨大光明寺那三人身后向著刺來。

    這六人之前并不認識,也就只有一個程庭山交游廣闊一些,誰都能說上幾句話。

    但豐富的江湖廝殺經驗卻是讓他們在出手的時候顯得默契無比。

    三名大光明寺的武者靠著自身的近戰之威跟楚休纏斗,只要楚休露出了一絲破綻來,三人的劍氣直接就會合而為一,向著楚休狂攻而來。

    面對這種力量,楚休的速度爆發到了極致,身形急退的同時,天子望氣術也是被他施展到了極致,一邊逃,一邊躲避著幾人的進攻,雖然看著有些狼狽和亂,但卻也能暫時擋住,自己好思考一下怎么才能在退敵的同時再干掉幾個,讓自己身上那血珠徹底吃飽。

    而此時,之前跟楚休有過仇怨的刑司徒看到這一幕,他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看到楚休的實力,刑司徒也當真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幸虧當初他還有理智,顧忌著楚休也是魔道中人,還是魏書涯那一脈的人,所以并沒有跟他直接鬧翻。

    否則的話,一旦惹急了楚休,就以現在楚休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是絕對擋不住的。

    不過這時候刑司徒卻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面色有些陰晴不定了起來。

    半晌之后,他忽然沖著自己身邊,跟他一起聯手對敵的武道宗師傳音道:“林兄,幫個忙,把戰局往楚休那邊拖一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