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能在我手下活命的,不多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PS:感謝盟主0o雨小莫o0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楚休的大金剛輪印帶著剛猛無比的威勢轟然落下,佛光當中蘊含著森然的殺機。

    費默手中的光明劍之上則是綻放出了更加濃烈刺目的罡氣,但在楚休剛猛的印法之下卻是轟然碎裂。

    一直以來費默的劍勢都是大氣磅礴,直接已力壓人,他卻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剛剛踏入三花聚頂境的武者用力量進行全方位的壓制。

    一連串的猛攻下來,費默步步后撤,根本就抵擋不住楚休那狂暴無比的攻勢。

    不過費默倒也算是硬氣,他畢竟是劍王城出身的精英弟子,也是曾經位列龍虎榜的俊杰,就算現在處于弱勢,他也沒有認慫或者是求饒。

    或許他也從楚休下手時的狠辣程度上看出來了,這一次楚休是絕對會廢了他或者是殺了他的!

    當然無論是廢還是殺,其實區別都不大,對于武者來說,特別是費默這種地位和級別的武者,廢了他甚至比殺了他都要殘忍。

    林開云只是自己想不開,等他振作起來之后依舊是劍王城年輕一代的杰出弟子。

    但他費默若是武功廢了,那他可是要廢一輩子的!

    眼下費默既然已經被楚休給逼到了絕境,他也沒有了猶豫,直接一口鮮血噴出,帶著灼熱的力量附著在他的長劍之上,瞬息之間他那光明劍之上便綻放出了一抹血色的光輝!

    而且這還不算完,費默的手中卻是血光流轉,氣血之力被源源不斷的灌注到他的光明劍當中,使得原本琥珀色的長劍卻是變得猶如楚休手中的紅袖刀一般的材質。

    怒吼一聲,費默手中那血紅色的長劍落下,血色的劍罡直接轟然爆發,沒有了獨屬于劍罡的鋒銳,但那罡氣卻是綿延數丈,帶著血色殘陽般的余暉,看似不起眼,但其中卻是蘊含著一股極致的力量!

    費默燃燒氣血之力的一擊轟然落下,猶如血色殘陽一般的罡氣附著著恐怖至極的力量,哪怕是楚休的血煉神罡都別想跟這種搏命的招數來硬抗。

    所以在這一瞬間,楚休卻是立刻爆發出了內縛印來,身形疾退!

    只不過費默這一招卻不是那么好躲的,人的速度再快,也是快不過罡氣的。

    就在楚休的身形退去的一瞬間,費默厲喝了一聲:“去死!”

    一聲巨響,費默將全身的氣血之力灌注到光明劍當中,那光明劍轟然碎裂,四散的劍罡卻是帶著光明劍那鋒銳的碎片封禁周圍的空間,讓楚休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三花聚頂境巔峰高手的搏命一擊還是很嚇人的,費默身為劍王城上一代的杰出弟子,壓箱底的功夫他還是有的。

    此時的費默面色蒼白,就連他已經蘊養了十幾年的寶兵‘光明’都徹底被毀去,哪怕這一招將楚休重創,他也是一樣虧大了!

    不過就在此時,費默卻是驚駭的發現,身在那無數血色劍罡中的楚休卻是雙手結印,當他一印轟出之后,他周圍數丈之力的空間瞬間便被強大的罡氣所鎮壓。

    列字訣,智拳印!

    快慢九字訣每一式都有著屬于自己的神韻在,如果說大金剛輪印乃是極致的力量,內縛印乃是極致的速度,那智拳印便是對罡氣的極致操控!

    智拳印主空間,遮天蔽日,網羅十方,這其實就是對罡氣的一種極致操控,將周圍的一切都變成自己的罡氣領域,雖然很小,時間也是很短,但卻足夠被楚休當作是殺招來用了。

    所以在眾人的眼前,當所有人都以為楚休定然會在那無數血色劍罡之下被重創甚至是被殺時,在那劍罡絞殺當中,楚休卻是憑借智拳印那強大的威勢,將所有的血色劍罡凝滯在半空當中,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但楚休手中的紅袖刀卻是已經斬出了漫天的血煉神罡,將那包裹著寶兵碎片的劍罡一個接著一個的斬碎,身形直接從那劍罡當中殺出,刀勢落下,殺機驟起!

    劍王城的武者沒了劍便沒了七成的修為,面對楚休斬來的一刀,已經接近油盡燈枯費默劍指點出,但那輕飄飄的劍罡卻是在楚休的血煉神罡之下輕易就被攪碎。

    就在眾人以為費默肯定會被楚休一刀斬殺時,這時候楚休卻是忽然收刀。

    一些不了解楚休的人點了點頭,看來這楚休也還是有些分寸的,知道把費默殺了會得罪死劍王城,所以不會把事情做絕。

    但之前曾經在水云觀前看到過楚休出手的武者卻都是一愣,楚休會收手?這不是他的風格啊。

    要知道那燕婷婷可是燕淮南最為疼愛的女兒,楚休對她出手時可都沒有絲毫的留情,甚至最后若不是武院大祭酒蕭白羽大人及時趕到,燕婷婷可就要被楚休給一刀斬了,現在他會對費默留情?不對,這絕對不是楚休的風格。

    就在這時,楚休雖然半路收刀,但他卻是直接一掌落下,掌中閃耀著紫黑色的邪異光芒,天絕地滅大紫陽手拍出,精準的印到了費默的丹田之上,紫陽魔焰之力瞬間爆發而出,頃刻間便已經將費默的丹田徹底轟碎!

    而且這還沒完,楚休的手捏在費默的手臂之上,大棄子擒拿手施展而出,瞬息間便已經將他的胳膊扭曲成了一個麻花狀,費默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便昏死了過去,直接被楚休給扔到了地上,好似一個破布娃娃一般,那模樣簡直是凄慘至極。

    拍了拍手,楚休淡淡道:“我這個人還是很公平了,既然你當初沒打算殺我,那我也就留你一命,能在我手下活命的人,可不多。”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頓時鴉雀無聲,他們想錯了,這楚休可不是改了性子,而且變本加厲,把事情做的更絕了!

    看看現在費默這幅模樣,你還不如就這么殺了他呢。

    對于武者來說,自身的力量武功就是一切,武功被廢,那種從云端跌落的感覺簡直就是生不如死,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而且武功被廢的話,也不是沒有機會再重新修煉回來,比如江湖上有些一些破而后立的秘法,還有一些奇珍靈藥可以重塑丹田之類的。

    但楚休惡毒就惡毒在還做了雙重準備,他不僅轟碎了費默的丹田,還直接扭斷了費默的雙臂。

    一個劍者連自己手中的劍都拿不起來了,哪怕他恢復了修為又有什么用?況且這么重的傷勢,所需要的奇珍靈藥簡直驚人,哪怕他是劍王城宗門的親兒子,劍王城估計都不會廢這么大的代價來救他。

    這時其他那些劍王城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師兄竟然被這楚休廢掉,他們都是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目光。

    費默身為上一代龍虎榜的俊杰,在劍王城內的名氣跟林開云差不多大,可以說是他們這些還沒有開始闖蕩江湖的年輕弟子的偶像。

    結果他們平日里敬佩無比費默師兄卻是在這里被人如同摧枯拉朽一般擊敗,并且還廢掉武功,這種事情是他們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師兄!”

    劍王城的那幾名弟子立刻沖過來,扶起了費默,將傷藥喂進他的口中,其他那幾名弟子則是拔出手中的長劍,赤紅著目光看著楚休,雖然有幾名弟子持劍的手都在顫抖著。

    劍王城的弟子素質倒還真算是不錯,面對剛剛將他們師兄廢掉的楚休,這些劍王城的弟子并沒有選擇逃走,竟然還敢站在他的對面拔劍。

    雖然誰都能看出來他們心中的恐懼,但他們卻是連一個畏懼逃走或者是求饒的都沒有。

    這便是大派弟子的底蘊,不光是有著功法武道傳承,還有著獨屬于一個大派弟子的精神在。

    劍王城的這幫武者雖然行事霸道了一點,但卻不可否認,作為劍者,寧折不彎這點他們是做到了。

    面對強敵便跪地求饒,沒有絲毫骨氣之人,也不配稱之為是劍者。

    這時莫天臨和謝小樓也是走到了楚休身旁,莫天臨輕聲道:“楚兄,算了吧,別把事情做的太過分了,讓他們走吧。”

    莫天臨倒也不是真的善人,只不過江湖上自有一些潛規則在,除非是那種破家滅門的仇怨,一般雙方都不會對這種還沒有正式踏入江湖的年輕弟子出手,他這么做也算是在提醒楚休,別壞了規矩。

    楚休無所謂的點點頭道:“一群連劍都拿不穩的小輩而已,本來我也沒打算殺他們,讓他們抬著那家伙回劍王城報信去就好了。”

    莫天臨松了一口氣,總算楚休還沒有跟上次一樣,瘋狂到了極致。

    不過就在楚休等人轉身離開時,一個身影卻是忽然出現在了其中一名劍王城弟子的身后,而那劍王城的弟子卻是沒有絲毫的察覺。

    隨后那身影一只手探入對方的后心,竟然直接把對方的心臟給硬生生的挖了出來!

    那身影手中還握著跳動的心臟,一邊怪笑道:“劍王城的武者氣血充沛,這心臟可是大補之物,都放了豈不是可惜了?你不要,那就都交給我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