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新人和老人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寂靜的黑夜當中,幾個身穿黑衣的身影突兀的從夜色中顯露出來,挨個走進小酒館內。

    大部分都是楚休的熟人,唐牙、雁不歸、鬼手王、火奴還有狼王。

    不過這其中倒還有一個陌生人,大概三十多歲,身后背著一柄長劍,有著外罡境的實力,不過看氣息很弱,比不上唐牙和雁不歸,甚至都比不上楚休,應該是剛剛踏入外罡境的才對。

    他的面具掛在腰間,上面畫著一青一紫兩道劍痕,此時正用一種審視外加挑釁的目光看著楚休。

    看著鬼手王等人,楚休淡淡道:“舵主大人倒還真是鍥而不舍啊,聚義莊和極北飄雪城的人都走了,就連近在咫尺的滄瀾劍宗都撤了,他竟然還讓你們在魏郡盯著,當真是舍得下本錢啊。”

    火奴苦笑道:“我們倒也不是全部在這里盯著,而是輪番來魏郡探查消息,整個天罪分舵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人都在南殤邙山周圍守著。”

    看著還在那里悠閑喝酒的楚休,鬼手王嘆息了一聲道:“楚休,何必呢,血玉玲瓏是好東西,但為了它叛出青龍會,被各方勢力追殺,值得嗎?”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鬼手王,你我相識雖然不久,但你也應該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你看我是那種寶物在前就利令智昏的人嗎?

    我也不想叛出青龍會,但卻是有人在逼我叛出青龍會!”

    鬼手王皺了皺眉道:“逼你叛出青龍會?血玉玲瓏不是被你搶走的嗎?”

    就在這時,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道:“鬼手王,你跟他廢什么話?舵主大人馬上就到了,對付這么一個叛徒,你們難道還想要舵主大人親自出手不成?”

    鬼手王的面色有些難看,在天罪分舵內,他雖然不是外罡,但卻是資歷最老的一個。

    以前實力最強的唐牙和雁不歸沒跟他這么說過話,后來名氣最大的楚休也沒這么跟他說過話,但眼下這名武者的語氣幾乎就算是訓斥了。

    楚休仿佛沒看到那名武者一般,而是看向鬼手王道:“他是誰?”

    鬼手王也是直接無視了那名武者,淡淡道:“巴山劍派棄徒,‘青電劍’陳嶠,在你離開天罪分舵后三個月被舵主大人帶進天罪分舵內的,很得舵主大人的器重。”

    在‘器重’這兩個字之上,鬼手王加重了語氣,顯然對這陳嶠有些不屑。

    對方剛開始加入天罪分舵時態度還算是謙遜,不過后來其張狂霸道的那一面就顯露出來了。

    以往天罪分舵中,唐牙只是有些性格古怪,也并沒有仗著實力欺壓別人,雁不歸更是這樣了,甚至平時連話都懶得說。

    而楚休的性格向來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鬼手王沒有倚老賣老,火奴和狼王,還有其他那些沒有代號的殺手也對他足夠尊敬,楚休可沒那么多的惡趣味去擺什么高手強者的架子。

    但這陳嶠不一樣,此人乃是巴山劍派這種老牌的大宗門出身,階級觀念太嚴重,平日里對鬼手王這種掌管著分舵內雜務的老人都是呼來喝去的,對火奴、狼王還有其他實力不如他的武者就更加的沒放在眼中了。

    當然這陳嶠若是光囂張霸道的話,他也在天罪分舵內混不到現在了,自然有人會教訓他的。

    這陳嶠最大的優勢就是會審視適度,會拍天罪舵主的馬屁。

    以往天罪分舵內可沒這樣的人,鬼手王只是圓滑,火奴和狼王只是聽舵主的話,但也不會主動拍馬。

    至于唐牙和雁不歸,這兩位不用說了,他們可能連拍馬屁是什么都不清楚。

    天罪舵主也是人,自然也是愛聽好話和馬屁的。

    以前唐牙等人有實力,只要聽話,他也不要求這么多。

    而現在這陳嶠畢竟是巴山劍派出身,實力也是有的,又會溜須拍馬,在天罪舵主心中的地位自然也就后來居上,比較高了。

    那邊的陳嶠聽到鬼手王語氣當中的那股不屑之意,還有唐牙等人那無視的態度,他的面色頓時一沉。

    眼前這楚休只是青龍會的叛徒,結果好像在他們的眼中,自己的地位就連楚休這個叛徒都比不上。

    陳嶠冷哼了一聲,直接拔出了手中閃爍著青色鋒芒的長劍指著楚休厲喝道:“都閉嘴!你們現在跟這個叛徒談笑風生是什么意思?舵主大人廢了半年的時間這才抓到他的蹤跡,現在將他給放走了,你們付得起這個責任嗎?”

    從一進來陳嶠就對楚休保持著很大的敵意,這不是他對天罪舵主有多么的忠心,而是出于嫉妒。

    雖然他加入青龍會后楚休已經叛逃了,但青龍會內的其他殺手仍舊會說以前楚休在青龍會時名聲多大,多么威風,還沒有脾氣,不像他陳嶠等等,經常會把他拿來跟楚休比較。

    這種次數一多,陳嶠自然便對楚休生出了一股嫉妒不服,甚至是怨恨的心理。

    特別是今天一進門,鬼手王等人所表現出的那股疏離感,好像楚休才是他們的同伴,而他才是外人一般。

    當然實際上也是如此。

    昔日楚休在青龍會的表現是有目共睹的,在場的眾人都跟他執行過任務,姚家莊一戰當著各派強者的面斬殺姚南謙等人,滅門姚家莊,青龍會天罪分舵也從此回到了燕東武林的視野當中,這都是貨真價實的功績。

    你陳嶠一個新加入的外人如此囂張狂妄,憑什么?就憑你會溜須拍馬?這的確是不屑,是青龍會這幫老人對陳嶠這個新人的不屑。

    被陳嶠拿劍指著,楚休忽然冷笑了一聲,下一刻他竟然直接出手,手捏兵字訣,大金剛輪印轟然落下,金剛無匹,鎮世降魔!

    在楚休出手的一瞬間,鬼手王等人竟然都默契無比的后退了一步,誰也沒有去管那陳嶠,反而是帶著好奇之色的看著楚休出手。

    之前他們跟楚休都有過合作,對于楚休的實力也算是有些了解的。

    結果現在楚休所施展出的這式印法他們可沒見過,而且其威能也是大的驚人,在場除了同樣出手暴烈無比的雁不歸,無人敢去硬接楚休這一印。

    而此時那陳嶠也是一樣,驚駭之下他手中的青色長劍斬出,一瞬間帶著電芒的青色劍芒轟然落下,剎那之間竟然斬出上百劍來,在楚休的大金剛輪印下直接布下了一層劍芒電網來。

    陳嶠所修煉的也是巴山劍派的紫電青光劍,而且實力還不弱。

    畢竟是七宗八派之一出身,就算是弟子的實力弱其實也弱不到哪里去。

    況且這陳嶠若是真廢物的話,天罪舵主也不會將他收入青龍會當中的。

    畢竟天罪舵主的心胸雖然小了一些,但要求也是很嚴格的,能被天罪舵主看中收入分舵內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只可惜現在陳嶠遇到的是楚休,剛剛出關,實力大進的楚休!

    金色的罡氣在印法之上綻放,襯托得此時一身黑衣的楚休竟然有幾分圣潔的感覺,好似真正的佛門降魔金剛一樣。

    一聲劇烈的爆響傳來,楚休那剛猛無比的大金剛輪印直接將的陳嶠的電網劍芒轟碎,一股大力襲來,陳嶠差點握不住手中的長劍,身形向后連退了數步,每一步都將腳下的大地踩出了深深的裂痕,這才勉強將力道卸下,不過一縷鮮血卻是從他口中流淌而出。

    陳嶠看著楚休,眼中閃爍著驚駭之色。

    在天罪分舵內他經常能夠聽到關于楚休的種種傳聞,那時候陳嶠自然是不服氣的,對方再怎么強也只不過是內罡而已。

    結果現在一交手,對方不僅到了外罡,這實力簡直要比那些踏入了外罡境數年的武者都恐怖,自己竟然接不下他一招!

    不光是陳嶠,此時就連唐牙等人看著楚休也是一臉的驚訝之色,顯然是沒料到現在的楚休竟然已經強悍到這種地步了。

    鬼手王驚嘆道:“這便是你搶走血玉玲瓏,將其煉化后得來的力量嗎?”

    楚休淡淡道:“我說了,之前血玉玲瓏我根本就沒想過要去搶,我自己幾斤幾兩我自己知道,如果天罪舵主的計劃正常,我也不會有搶奪血玉玲瓏的機會。

    只可惜當初搶奪血玉玲瓏的那個計劃本來就是一個局,其中不對勁的地方,你們難道就沒發覺嗎?”

    說著,楚休便將當初那件事情的真相都說了出來。

    看著在場的幾人,楚休淡淡道:“大家共事一場,我也不想跟你們翻臉動手,但奈何天罪舵主為了一己私欲,想要我去吸引火力作為擋箭牌,我當然不想死,那就只能叛出青龍會。

    諸位,這件事情若是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又會如何選擇?”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神色各異,全都是默然不語,特別是唐牙,他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

    唐牙是個聰明人,因為當初天罪舵主是從他和楚休當中選出來一個人的,所以事后唐牙對于這件事情也是比較敏感,暗中打探了一些消息,也差不多推測出了事情的真相。

    之前追蹤楚休時,他故意露出氣息留下飛鏢提醒楚休,也有這方面的原因,畢竟若是沒有楚休,這個被當作棄子的人可就是他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爱